pwq

新冠

-2

今天是EPCC&&IQ回国后的首次聚首,上一次和大家见面的时候,还是在海德公园、IQ、希思罗机场和贝叶斯中心。这次选在了一家川菜馆,算是我回国之后第一次吃川菜,吃完感慨像我这种不吃辣的人来说真的错过了很多美食。今天还第一次尝试了脑花,我愿称那种感觉是豆腐和肠子的融合体,细嫩紧实又很恶心,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尝试了。吃完之后我们到外滩溜了一圈,还去陆家嘴的KFC吃了点炸鸡,最后还找了间有投影的酒店看了克罗地亚vs摩洛哥的世界杯半决赛。

-1

昨天看完半决赛之后,我们当即决定明天再留一天把世界被决赛看了,因此今天又有时间一起逛逛了,我们走了城隍庙、豫园、静安寺、上海博物馆、人民广场,吃了一顿精致的本帮菜和久违的海底捞,接下来就是等着晚上的决赛了。

这场决赛是我看过的为数不多的体育赛事中最精彩的一场。阿根廷2:0领先,然而最后时刻被反超,同样的转折在加时赛再次发生,点球大战更是紧张到了极点。至于我为什么支持阿根廷,很大一部分是不想看法国强者通吃。我一般都会这样在比赛开始时随缘选择一个支持的队伍。

0

今天去了迪士尼,这时稀疏的游客也算是疫情爆发的一个信号,不过这倒是方便了我们的游玩,所有的项目都没有排队,唯一耗时的只是穿过曲折的排队路线。我们一天从中午入园到晚上烟火,一共玩了将近20个项目,甚至有的项目还玩了两遍。个人最爱的项目是绳索挑战道,轨道都是联通的,可以任意的调整路线。

晚上回到酒店后,我感觉嗓子突然开始疼,喝水也并不能很好的缓解。

1&2

今天是我在酒店长住的最后一天。本来还有一个月的租期,但是由于酒店被临时征用给医护人员,所有的住客都被扫地出门。今天醒来时嗓子疼加重以至于说话困难,但早上的面试还是参加了。为了弥补被赶走的烦恼,同行的伙伴和我斥巨资住了一晚和平饭店。为了充分享受酒店体验,入住后的一整天我们走遍了酒店的各个角落,落座了各式沙发,享用了顶层的江景餐厅,在我体验过的最宽敞的浴缸里泡了澡。中途我们还参观了现代艺术和自画像两个展览,收获远不止我起初想看的几幅印象派。

离开酒店后我们吃了功德林的素食,很新奇的体验,食材主要是香菇和豆制品,大多经过了油炸加工,我很喜欢。我们还去国际饭店买了蝴蝶酥、去浦东滨江吃了冰淇淋、又去了乌鲁木齐中路,途中看到了聂耳像和伊朗领事馆。

3&4

朋友今天回去了,我和另一个刚到上海的朋友住进了一家民宿。因为他已经在国外阳过了,所以他没有感染的担忧(事实也确实如此)。我们这段时间的主要目标是找租房。这天我基本感觉不到什么症状了,就是嗓子有点子沙哑。

5&6

情况急转直下,嗓子不疼了了之后,病毒攻击的对象变成了鼻子。这是我体验过的最严重的鼻塞,我甚至尝试在鼻子周围喷保湿的喷雾来缓解的呼吸时的不适。同时也出现了失去味觉,发热到38度。我出门去买药,走了四个药店,没有找到任何退烧/消炎药物。

药店1

药店2

药店3

商店

其中有一个药店还剩余一盒莲花清瘟,虽然明知没啥用但还是想买来安慰自己一下。要结账的时候店员告知只有注册本店的会员才能购买,我询问为什么,对方说是为了限购,那我说身份证电话号码都可以限购,为什么非要注册会员,对方就不理我了。我生气的没有买,出去后我打了市场管理局的电话,结果是这种限制没有任何的问题,因为不能强买强卖。

7&8

鼻子的症状减轻之后,我感觉到呼吸时呼吸道有明显的阻塞感,同时伴随着浓痰。我自我诊断是炎症。我放弃在这里找到药的可能性了,我家人买了些消炎药寄过来,吃了两三天炎症的症状慢慢缓解了。

后记

今天我去找租房,路上跟中介闲聊。我们调侃感染之后爬楼梯都开始累了,然后聊起来他说感染的时候他依然需要工作(昨天的另外一家的中介倒是很高兴的跟我讲他们直接10天额外的带薪病假)。他说他发现今年来上海的毕业生少了很多。我说确实,现在的公司招聘一片惨淡。“我爱人时做建筑的,他们公司裁了50%,有的部门只有6/7年的老员工能留下来,现在他们只能做以前1/2的新人就能做的工作”,“那剩下的人去哪里了呢”,“我知道大部分人还在家里没有工作,也有不少人被迫转行了。我们中介就有建筑的人来,本来销售的门槛不高的”,“疫情真的把我们所有人的计划都打乱了”。

2022-12-30 上海

© 2023 pvvq. 保留所有权利。 邮件评论